快捷搜索:3d南方正版  

3d南方正版-业绩失收股价狂泻后,云南城投董事长涉严重违纪违法

3d南方正版,业绩失收股价狂泻后,云南城投董事长涉严重违纪违法。

陈淑贞

还没等到任期满,云南城投集团、云南城投(600239.SH)董事长许雷就已经出事。

5月24日晚,云南城投急发三份公告,其中两份与公司董事长有关,公告显示,许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由于许雷已无法履行董事及董事长的职责,公司控股股东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即云南城投集团)提议更换董事及董事长人选,经公司过半董事推举,由董事兼总经理杜胜暂代董事长职责,至新任董事长产生为止。

云南城投表示,该事项不会对公司正常生产经营造成影响。

然而此刻的云南城投,公司经营已连续多年失利,近4年业绩扣非后有3年均为亏损,今年一季度公司净利润更是暴跌652.46%,加之转型未果,股价暴跌,再遭遇高层人事震荡,云南城投与乐观渐行渐远。

董事长投案被查

云南城投近两年的人事颇不太平。2018年7月,因云南罗平锌电股份有限公司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原独立董事朱锦余辞职;今年2月,两名副总经理袁浩及李向何双双辞职。

5月惊雷,火终于砸到了最高指挥官身上。4月29日,许雷还出席会议,与安宁市委书记王迅座谈,不足一个月,便被宣布“主动投案”,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出事前,许雷担任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云南城投董事长、彩云国际董事局主席、非执行董事、成都环球世纪董事长。

许雷还曾任,云南城投集团党委书记、云南水务董事长、云南新世纪滇池国际董事、云南城投集团党委副书记。

从其个人履历上看,许雷2005年起,便担任云南城投集团董事长。

云南城投集团是由云南省国资委监管的省属大型企业,目前拥有云南城投和云南水务(06839.HK)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新三板公司(一乘股份),此外还是曲靖市商业银行第一大股东、莱蒙国际流通股第一大股东、闻泰科技第二大股东。

截至2018年12月31日,云南城投集团总资产2924.73亿元,累计实现收入逾1400亿元,实现利润逾150亿元。

由于许雷投案,集团层面,目前由云南省委组织部、省国资委已明确由公司总裁、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杨涛负责党委日常工作并代行董事长职权。

云南城投集团直接持有云南城投34.87%股权,此外,其控股的云南融智投资公司还持有云南城投2.03%股权。

在云南城投上市公司层面,许雷本届任期从2016年12月23日开始,2019年12月22日结束,显然许雷等不到了。

此外,由于云南城投集团间接持有莱蒙国际 (03688.HK) 40095.98万股,持股比例为28.94%,许雷还是莱蒙国际的非执行董事。

不过截止至发稿前,莱蒙国际并未对此作出任何变更公告。

过去数年,许雷带领下的云南城投经营并不出色,甚至可用“惨淡”形容。

云南城投收入主要分为房地产开发、商业管理、物业服务、酒店运营等4个板块,从收入构成来看,这是一家典型的房开公司。既然东方不亮,云南城投便谋求转型。

转型主要分为三个方面,一是在康养产业项目方面,依托云南城投集团推进落地,在昆明、西双版纳等地区已储备了一些优质的土地资源,计划在 2019年推出以“云舟、方舟及康舟”为品牌代表的康养项目面市;

二是在旅游产业方面,聚焦西双版纳区域,与西双版纳州政府合作成立西双版纳航空投资公司及西双版纳旅游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提供了参与西双版纳航线、旅游、地产等项目的管理及投资运营的机会。

4月15日,许雷还带队,在昆明滇池国际会展中心与意欲深耕云南的雅居乐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三是,在产业链延伸方面,新设全资控股子公司七彩(天津)贸易有限公司,推行集中采购,以贸易平台为纽带,进行产品物资集中采购。

股价狂泻

纵是行业中经营最为出色的巨头开发商,都未找到转型的清晰模式,莫说云南城投。云南城投经营窘况,体现在近年业绩上。

4月29日,云南城投发布2018年报,营业收入为95.43 亿元,同比下降33.69%;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4.91亿元,同比上升86%,公司每股收益收益 0.28 元。

4.91亿元已是云南城投近年业绩巅峰,然而公司营收却与净利润出现反向。

年报并未对其给出具体解释,“扣非”数据显然更具说服力: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2亿元,同比下降832.66%;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基本每股收益也跌至-0.53元,同比下滑-857.14%。

超过800%的跌幅,用暴跌形容并不为过。

2018 年,云南城投转让多家子公司股权,包括云南亚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云南城投天堂岛置业有限公司等。光是转让大理满江康旅投资有限公司、昆明七彩云南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就为上市公司带来18.07亿元的投资收益。

这便可解释,为何营收下滑,净利润却能获得近九成的增幅。

回看2015年以来的公司财报,2015、2016、2017、2018年,云南城投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2.8亿元、2.4亿元、2.6亿元和4.9亿元,但一旦扣非,净利润骤降至-1.8亿元、-3.6亿元、1.1亿元、-8.2亿元。只有一年,是靠公司主营业务经营获利。

2018年报发布后,云南城投股价狂泻。4月29日当天,云南城投从4.91元的价位下跌5.91%。

此后多个交易日中,延续下跌行情,4月30日,下跌9.96%;5月6日,股价下跌10.1%;5月7日,下跌6.15%;5月8日-5月15日之间保持平稳,但5月16日继续下跌5.9%,5月17日,再次跌停。

至今日(5月24日)收盘,云南城投股价只有3.01元,相比年报发布日,已跌去近4成。

近日,投资者网上集体接待日活动上,云南城投董事会秘书李映红表示,2019年,公司全年计划实现收入110亿元,计划投资173亿元。

然而1/4日至过去,云南城投公布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仅为8.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62.6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5亿元,同比下滑652.4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52.72亿元,较上年度末减少6.7%。

与此同时,云南城投继续卖资产,3月29日,挂牌转让云南城投天堂岛置业有限公司90%股权,转让底价为3.6亿元。云南城投的经营面仍得不到改善,也许投资者不得不接受,2019年公司业绩也没有惊喜。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本文来自北固村资讯中心,由【兼职投稿人:张贝馨】原创,欢迎观赏。

净利润,云南城投,许雷,云南城,云南城投集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