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皇冠66,133,86,54-对话东台市卫健委:人手不足 操作上就不一定规范了

皇冠66,133,86,54,对话东台市卫健委:人手不足 操作上就不一定规范了。

东台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在5月27日发布的官方通报中称,共诊断确认丙肝病毒感染69例。新京报记者昨日(5月28日)下午探访发现,这69名患者目前继续在东台市人民医院血透室接受透析,部分住院患者所在的感染科病房有保安把守,戒备森严。

一名患者家属告诉记者,事发前,东台当地一家名为北海骨科医院的民营医院曾有病人转移来此,这名家属怀疑感染事件或与之有关。同时,多名患者向记者反映,他们在五月中旬确诊感染丙肝,目前正在接受免费治疗,已吃了十多天的药,医院还未与他们商谈赔偿事宜。

5月28日下午,东台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科科长曹国平、东台市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储旭东,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曹国平确认,第一例感染患者于4月22日确诊,此前曾在北海骨科医院接受透析治疗,20天后发现第二例疑似病例。他表示,事故原因与血透室消毒不严、医护人员配置不足、丙肝患者透析区与正常患者透析区共用通道有关。

曹国平表示,目前正在东台市人民医院进行透析的患者本周内将全部转移至东台市中医院新建的血液净化中心。与患者的赔偿事宜将在为期三个月的第一阶段疗程结束后再作商议。

由于丙肝检测存在窗口期,目前还无法排除新增感染患者的可能。曹国平称,6月初,将继续对现有的阴性患者做筛查。

第一例确诊丙肝病人来自北海骨科医院

新京报:第一例患者是怎么确诊的?

储:4月16日,这个病人找了血透室医生,说她很不舒服,有明显的呕吐症状。医生给她查肝功能,17日结果就出来了,然后送到我们科室,再进一步检查。4月22日,病毒核酸结果出来,这就确诊了。保肝降酶治疗后,需要给这个病人进行抗病毒治疗,因为我们没有抗病毒治疗的药,4月30日,把病人转到了省人民医院。

新京报:她是从北海骨科医院转移过来的吗?

曹:(除了北海骨科医院),她之前还在南京鼓楼医院做过透析,但我并不是说她从其他医院把这个病毒带过来。丙肝病毒的感染还是经血液传染为主,并不能百分百排除她没有在社会上被感染。比如,她手上破了皮,说不定她就在社会上跟手上破了皮的人一接触,那就很难讲。很多偶然性加起来就形成了必然。

新京报:为什么到五月中旬才给所有透析患者做筛查?

储:5月13日,他们又发现了一例。好像有规定,三例以上要报告,我们发现第二例以后就向院部报告了,然后全面筛查。16日早上,所有人的结果都出来了。

新京报:丙肝检测有窗口期, 后续是否还要给未确诊的病人做检查?

曹:目前确诊病例是69例。至于现在的阴性病人是不是还有窗口期?实际上讲一般不会。因为69例集中在一段时间爆发,爆发起来以后该传染的都应该传染了。窗口期是2周到26周,一般来讲都是在第3周左右就出现了,第26周出现的太少了。理论上讲还可能有新的感染者,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开始复查。专家建议从爆发后的第三周开始复查,也就是6月4日、5日开始查。

5月28日,东台市人民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摄

“一忙,操作上就不一定规范了”

新京报:这次院内感染的原因,调查组提出三点,医护人力配置不足、消毒不到位、丙肝透析区和正常透析区分布不合理。分布不尽合理是指?

曹:比如说这个人有丙肝,那就划一个独立区域,旁边就是阴性患者的透析区域。不仅要划分区域,而且所有的工作人员也要分离,这两个区域的人还不能共用通道。

新京报:东台市人民医院透析区共用了通道吗?

曹:对。通道就给感染留下了可能。

新京报:医护人员配置不足的情况呢?

曹:国家有规范,血透室里要满足一个护士看(护)五到六台机器,阳性区的医护人员尽量不跟阴性区的医护人员交叉。东台市人民医院一个人(护士)配到八台机、九台机。

新京报: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曹:因为人员不足,一忙,操作上就不一定规范了。比如说按照血透的规范,一个护士要用八副手套,每做一次下机的操作都要换手套。 如果病人们都要下机,说不定就有护士赶不上。我们专家组给的意见,几种原因重合起来才会发生这种爆发感染的情况。

新京报:血透室的医务人员是不是需要持证上岗?

曹:从理论来讲,血透这个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所以掌握起来并不困难。国家要求要有证要有资质,我们江苏省有13家医院有培训资质,东台市人民医院没有培训资质,护士们得派出去培训。但并不是没拿到资质,就不能到这个血透室工作。我们的理解是,可以到血透室,但是关键性的操作必须要让有证的人来。比如帮病人上机下机,确实必须要有这个证。

新京报:实际上是否有无资质的护士进行上机下机操作?

曹:有这种可能,因为人员配置不足。

新京报:消毒不到位,除了来不及换手套,还有其他的吗?

曹:病人下机以后,要做血液穿刺,也可能血液滴到地上,按照规矩,要用消毒剂擦,血透机的表面都要拿消毒剂擦拭,还有被子都要换掉,诸如此类的事情。

新京报:有患者反映上午做血透之后机器没有消毒,下午就给病人用了?

曹:不存在。所有的血透机都自带消毒程序,不同的厂家消毒程序不一样,设计的程序不一样,消毒都是自动的,消完毒才能接着使用。

5月28日,东台市人民医院血液净化中心。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摄

治疗:服用进口药择必达12周需花费58800元

新京报:事发后,透析室增加了人员配置吗?

曹:以前是14个护理人员,现在从盐城调了7个护理人员,一共21个。原来的护士长撤职后,重配了一个护士长。盐城医院又来了一个护士长专门指导工作,南京方面还来了两个护士长。

新京报:原来的护士撤换了吗?

曹:这个东西不是说像一个超市说撤就撤,我今天撤掉以后再上其他地方买东西去。撤掉以后病人怎么办?两权相害只能取其轻,这个没办法。血透病人如果有两次不透析,肯定活不了。

新京报:透析机还是原来的?

曹:只要消毒过就没问题,还是原来的。

新京报:病人接下来如何安置?

曹:我们重建了一个血透中心。原来的血透中心,我们也尽最大可能在专家组的现场督查之下,改进了一下,但是还不完全规范。于是重新建一个,机器也都是重新配的。但是这个血透机使用之前必须要经过检测,所以现在正在调试跟检测,合格以后才能用。

新京报:预计什么时候会转移病人过去?

曹:我们初定是星期四(5月30日)开始,分批转移,因为所有人不是一天透(析),有的是一三五透(析),有的是二四六透(析)。这个星期应该全能转移,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分三批。

新京报:病人对转移是什么态度?

曹:绝大部分人都同意。病人也不是住在人民医院,到哪个院透(析)都是一样的。

新京报:病人治疗的费用由谁出?

曹:我们只能这样说,凡是由于这次感染引起的费用我们出,本来你没感染也要做透析,透析的费用不是应该你自己出吗?有因果关系的我们才能出。

新京报:后续的赔偿呢?

曹:这个问题我们正在考虑,但是这个问题最好是等治疗以后,规范的治疗是12周,如果12周全治好了,那就不谈后面一段的治疗和赔偿问题了,就这一段时间的损失来确定赔偿方案。当然病人会有不同的诉求,那么我们就是依法依规,不能突破法律的框架。病人也有依法维权的问题。

新京报:目前感染丙肝的患者如何治疗?服药费用是多少?

储:择必达(编者注:丙肝抗病毒药物,由外国药企默沙东生产)。19600元一盒。一个人三盒,吃十二周。是省里专家组定的方案,国家卫健委的专家肯定了这个方案。药绝对是最好的。省人民医院给第一例确诊的病人的方案和我们这次选择的方案,是治疗透析病人唯二的两个方案,没有其他的第三个方案。

新京报:这个治疗方案的治愈率是多少?

储:一个疗程是12周,能保证95%以上治愈率。近三年,这些抗病毒治疗的药物层出不穷,可能再往后走,还会进展更快。丙肝基本上都是能治愈,不管到哪一期。当然了,已经到了肝硬化期,可能治疗的效果会差一点,但是基本上都能治愈。

新京报记者 张惠兰 实习生 赵鑫

本文来自北固村资讯中心,由【资深投稿人:柴静雅】原创,欢迎观赏。

不一定,京报,丙肝,东台市,透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